广州私家侦探公司 > 行业新闻 > 私家侦探:见不得光的“福尔摩斯”

私家侦探:见不得光的“福尔摩斯”

来源: 广州私家侦探公司 发布日期:2017-06-21 20:29
随着“私家侦探调查公司”悄然兴起,贩卖公民信息、侵犯个人隐私等现象也越演越烈,由此滋生的电信诈骗、非法调查、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案件逐年多发。部分非法公司甚至打着寻人、追讨债务的幌子,从事绑架禁锢、暴力追债、欺行霸市等犯罪活动,严重侵犯公民人身财产权利,已给社会治安造成很大的危害,同时也给这个行业抹黑。  “新联商务咨询”侦探公司价目表  调查婚外情最低1.2万元  调查婚外情,对方没车1.2万元,有车则1.5万元,这个价格包括照片、视频以及第三者个人资料,任务周期约为半个月,但最终所需的时间和费用还是要根据事情难度来决定;  寻人,根据难度从3000元起步;  子女行踪调查1000元一天;  企业资讯调查8000元起;  商业打假价格面议;  债务清偿亦即讨债,按讨债金额的25%~50%收费。  付款方式:  达成协议就可以签合同,费用先给50%,但调查的事情要是有难度变化,将追加收费要再签合同,到事成后才根据最终收费一次性全付清。  注:以上报价标准均为起步价。因为同一个类型的调查业务也有可能因难度不同,导致价格不同。有些价钱很低的公司很有可能是骗子公司,因为要付出的人力物力相同,太低的价根本做不出来,如果没有警惕心,很有可能被骗。  行业合法性存争议 有需求但无监管  有人说,私人侦探行业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行业,私家侦探注定着只能在夹缝中生存。一方面,他们满足了社会部分群众的需求,一些调查也有益于社会,但另一方面,他们却经常打破常规,做着一些违背法律法规的事情。事实上,关于私人侦探行业合法性的争议,一直没有停止过。  阿当慢慢也向记者打开了心扉,“我们都不知道法律上怎样界定我们,这一行肯定需要官方部门介入去管,但现状却是没人管我们。”阿当说,“正是由于对“私家侦探”管理的缺失,已造成了这个行业良莠不齐、名实不符,我们注定只能是见不得阳光的‘福尔摩斯’。”  记者翻查资料了解到,在中国,私家侦探实际是法律所不允许。1993年,公安部就发文《关于禁止开设“私人侦探所”性质的民间机构的通知》,明确禁止开办“私家侦探”性质的民间调查公司,之后公安部、国家工商总局与国家经贸委又联合发文,禁止开办追债公司。2002年底,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调整商标分类注册的范围,新增允许注册类别包括提供私人保镖、侦探公司等“安全服务”,但仍未允许颁发营业执照。  阿当则向记者称,其实早在2009年颁布的刑法修正案中增设了非法获取个人信息罪时,就已经预示着私人侦探行业即将走向末路。“只是市场上还有需求,我们才还一直存在。”  目前,私家侦探的身份地位尴尬,他们也处于法律的灰色地带,究竟是否应该把这个行业规管起来?对此,广东安仁律师事务所律师容绍云就表示,因为至今仍存在市场需求,私家侦探的存在有其合理性,很难彻底禁止,只是其采取的调查手段的合法性,一直让人质疑。  “当前,国家对私家侦探的政策并不明朗,其实对于这些私人侦探公开场合下,正常的侦查和跟踪,国家是允许的。”容绍云说,“但涉及到一些隐私的录音录像,或者他们所使用的偷拍设备在市面上是不能流通的,这才涉及到不合法的问题,而有些调查公司还开展追债业务,其实就是‘两个牌子一套班子’,不排除当中有使用到非法手段。”  容绍云认为,目前应该将私家侦探行业纳入管理,如今出现种种问题,只是因为行业缺乏监管造成,另外在某种程度上说,也是由于私家侦探身份的不确定性造成了管理上的真空。  还有法律专家认为,堵不如疏。如果彻底禁止私家侦探,并不现实,还不如制定相关的法律法规,依法规范私家侦探机构的设立条件及其从业人员的资格标准,还有行业收费制度等,然后对其依法监督和纳入行业管理。  对话私家侦探 大部分业务都是调查婚外情  刘维(化名)今年40多岁,是一名有将近10年从业经验的“私家侦探”,现今供职于广州一家规模颇大的调查公司,担任其中一个小分组的骨干调查员。他毕业于警校,原本于成都的公安部门工作,后来由于家庭方面的原因,才辞职来到广州,成为一名侦探。  记者通过熟人关系,终与刘维取得联系,并进行了一番深入交谈。身处私家侦探队伍中的一员,对于这个行业,刘维有切身的深刻感受。在他看来,私家侦探没有合法地位、游走在法律边缘、高风险高收益……通过这次对话,刘维向记者掀开了这个神秘行业的冰山一角。  记者:作为一名私家侦探,平时你都在调查些什么事情?  刘维:什么事情都有调查,但主要就是帮委托的当事人查婚外情,因为委托这个业务的人都比较多,另外一块就是讨债,业务量也不在少数。  还有,我们也会帮忙找人、寻址、调查公司背景,或者受一些公司委托开展打假维权的事,但实际上这些业务相对还是比较少。  这个行业良莠不齐  记者:做私家侦探的一般是些什么人?  刘维:私家侦探的人员构成很复杂,有政法系统的离职人员,有从部队退伍出来的人,也有社会闲散人员,流动性很强,所以也出现了这个行业良莠不齐的状况。  说实话,因为没有行业准则和规范,也导致了不少素质低的人进入到这个行业,有些人做私家侦探根本不用开公司,一两个人就能接业务,有时候为达目的还不在乎是否违法,甚至有些人收了客户的钱就玩失踪,或者向目标任务通风报信,这些行为都极大地败坏了我们这一行的声誉。  记者:这个行业的情况真的有这么乱?  刘维:对。一方面,我们做的都是些法律不太认可、不能完全公开的事情,也算是打“擦边球”吧。另一方面,所有的侦探公司实际上都是以咨询公司的名义向工商部门进行注册,但其实还有更多的算是散兵游勇,他们是用个人的名义承接业务,所以,整个行业的现状是比较混乱。  记者:那你们是怎样维持这个行业里的生意?  刘维:靠的是公司的实力,各个方面都有要求,比如手下的团队是否都是精英,公司的广告宣传是否做得足够,购置的器材设备是否高端,总之有很多很多的因素,因为人家来找你帮忙的时候会判断,最后才选择是否找你。此外,做这行的更多是靠口碑,有可能我们为一个客户办成事情,接着就会给你带来更多的客户。  GPS定位器查婚外情  记者:调查的时候大多数是用些什么方式呢?  刘维:各种方式,包括跟踪、偷拍、窃听、买通内线等等。还有一些可能说出来你也不会懂,但坦白说,大多数时候我们就是作为一个平常人,去和目标人物接触,或跟在后面,这些也是在公开场合进行,所以我们的工作方式也没有一般人想的那么神奇。当然有些案例难度大的,我们会采取更加特殊的工作方式,但这个很难说得清楚。  记者:能举例一下吗?  刘维:就比如说查婚外情,目标人物是有车的,我们就要把GPS定位器设法弄到对方的车上或车底。定位跟踪器可以设定范围,超出范围终端就会发出警报,我们不会跟丢。真正到了跟踪时也有技巧的,跟太近会被发现,太远就容易跟丢,甚至有时还要高倍望远镜来辅助,遇到目标人物警惕性高的,则要几个人搭档分组,轮番上阵。  记者:你们会有什么行规吗?  刘维:对于我们大公司来说,是有些规矩,是否挣钱不是最重要,重要的是保护当事人的个人私隐,否则大家都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出错了后果很严重。还有其他一些规矩,我们接单前都要充分了解成功的几率有多大,不会为了报酬胡乱表态。在调查的时候遇到一些纠纷,我们都选择尽量化解矛盾,决不火上浇油。  月收入保密,不多不少吧  记者:你们做这个每个月收入有多少呢?  刘维:这个问题保密,不多不少吧。  记者:怎么看待外界对私家侦探的普遍看法?自己有什么感受?  刘维:我知道外界对私人侦探这一行褒贬不一,现在市场上的侦探公司很多很多,但这种繁荣是一种合理的现象,毕竟社会上也有大量这样的需求。不过,目前调查公司没有被明确允许或禁止,所以我们有点无所适从。  我觉得,这一行业其实是一个发展中的行业,过程中出现一些问题也是正常的,关键是政府采取什么态度。我们需要的是一个给这个行业良好运行的时间,然后一切会变得更好。现在我只能说,投身到这见不得光的行业,我们就像是一群黑暗中踩钢丝的人。165   实践中,应该如何计算损益相抵?------------ 私家侦探解答:损益相抵的计算方法可以根据不同情况选择不同的方法:一是当损害造成的损失与利益都可以用金钱计算时,直接相减,扣除受益所得数额之后,直接赔偿差额。二是对于损害造成的损失已经全部由赔偿义务人以金钱方式赔偿之后,应当由赔偿权利人将新生利益退还给赔偿义务人,实行损益相抵。三是当损害造成的损失或利益是实物的形式时,新旧物的差价应该由赔偿权利人退还赔偿义务人。四是在返还原物过程中,如果赔偿权利人有得到消极利益,应该退还给返还义务人。比如,某甲侵占了某乙的房屋,花费数万元对房屋进行整修,在返还房屋后,应将修整房屋的费用作为消极利益从中扣除。但如果某甲花费数万元装修房屋,鉴于作为被侵权人的某乙未必喜欢某甲的装修材质、装修风格,对某乙来说,不能构成消极利益。所以,所谓的消极利益必须要依据具体案件具体确定,不能一概而论。有学者认为,在人身损害致残、致死的情况下,赔偿义务人对丧失劳动能力的人或死者的近亲属、扶养来源于受害人的人应定期给付生活补助费,如果要把分多次支付的费用变成一次性给付,应当扣除中间利息。① 我们认为,将多次给付变成一次性给付后的中间利息作为消极利益,有待商榷。赔偿义务人支付给受害人的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一般是按照上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而以我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发展经验来看,经济的持续发展也带来了货币贬值、通货膨胀等现象,从世界经济的发展趋势看,控制在一定比例范围内的通货膨胀是合理的,所以从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需要出发,可以在一定意义上推断将来社会的发展仍然会延续以往的情形。那么,一次性支付的赔偿数额扣除通货膨胀的影响后,未必能够真正起到弥补受害人或受害人的近亲属、扶养的人所受到的损失,未必能够等同于其可得利益的损失。所以,现在的损失数第二章 责任构成和责任方式性给付后的中间利息作为消极利益并不能体现民法的公平原则。即便是要考虑扣除其中间利息,也必须要在充分考虑并扣除通货膨胀带来的货币贬值因素的基础上来实行。

作者:广州私家侦探|私人侦探调查公司|广州婚姻调查|婚外情调查公司http://gz.jiedun007.com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