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私家侦探公司 > 行业新闻 > 复员军人自办侦探公司 同事均曾当过兵

复员军人自办侦探公司 同事均曾当过兵

来源: 广州私家侦探公司 发布日期:2017-08-07 18:37
王涛的故事:  我被雇主利用了  王涛,男,临沂人,出身于一个农民家庭,今年30岁出头。  18岁高中毕业后参军,成为特种部队的一员。五年的军旅生活,磨炼成了吃苦耐劳,胆大心细的性格。退伍后,王涛做过很多工作,但都因为没有兴趣干得不长,机缘巧合,他成为了一名私家侦探,并成立了自己的侦探公司。  罗明是我为数不多的男雇主之一,委托我们调查他的妻子是否与初恋情人旧情复燃。  调查终结后,我遗憾地告诉他,事情真相与他猜想的一样。他没有什么表情,与我们约好了现场捉奸的方案。  情人节的晚上,我发现罗明的妻子走进初恋情人独居的一栋带院平房,连忙电话通知了他。他带着一个人高马大的同伴一起来的。罗明一脚踹开了门,在我用照相机抢拍下了作为证据的镜头后,他的同伴一把掐住偷情男人,不许他动弹。他自己则揪住妻子的头发,一顿拳打脚踢,嘴里发出野兽一样咆哮的声音。女子挨揍时一声都没有吭,一滴泪也没有流,仿佛丈夫的拳脚打在别人的身上,与她无关。当她的眼光扫向我时,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没过多久,有天我出去买东西,看到罗明揽着一个比他小很多的女子从出租车上下来。看到我,他很大声地跟我打招呼,然后对女友笑嘻嘻地说:“这可是个大侦探,要不是他,哪能这么便宜地离婚。”  我站在那里,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文中当事人姓名为化名)  007的光辉照进王涛的现实  一个阳光很好的午后,记者来到了位于蒙山大道西城新贵的邦德侦探公司。  王涛和他的战友们正在有条不紊地忙碌着。留着平头,一身便装,脚着运动鞋,一双眼炯炯有神,通身透着与职业相称的机智和干练。  王涛告诉记者,他是十足的007迷,小时候看了很多关于007的故事书,007成为他心中的英雄和偶像,梦想着自己长大能成为詹姆斯·邦德。  中学毕业后,王涛参了军,在广州这个大城市当了5年的特种兵。  提到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王涛说,一切仿佛就发生在昨天。火热的部队生活,褪去了这个沂蒙山小伙子的青涩。5年后,王涛带着从部队上学来的一身本领回到了家乡临沂。  侦探全是清一色的复员军人  2003年,王涛回临沂后尝试过各种各样的职业,卖过车,开过饭店,但每一次都做不长。  2005年,济南的一个战友邀请王涛到他的公司帮忙,王涛第一次接触到私家侦探这个行当。2006年下半年,王涛返回临沂后,着手筹备自己的侦探公司。  “要做就做最好的、最正规的。”王涛暗下决心,他一边忙着跑各项手续,一边紧锣密鼓地招兵买马。很快7个战友火线加盟,他们都在部队受过严格的训练。  在清一色复员军人的努力下,王涛的公司渐渐步入正轨。企业安全情报搜集、市场专业调研、竞争对手调查、婚姻调查取证……这些对于一般人来说,既不方便做也没有能力做的事情,正是王涛和他的同事们要做的。  沂水县一家运动品牌独家代理商找到王涛说,发现沂水出现从其他渠道进来的货,请求调查取证。王涛和他的战友用了一个月的时间,转战临沂徐州两地,为客户取到证据,避免了经济效益上的损失。  “擦边球”何时不再擦边?  跟踪、偷拍、录音、卫星定位……这些都是私家侦探常用的技术手段,为了拿到必要的证据,他们就会用特殊手段在被跟踪人的住处安装隐蔽摄像头。  然而,有些技术手段是公安机关在破案时才允许使用的。  “这些行为会不会使当事人的隐私受到侵犯?”听到这样的疑问,王涛无奈地说,这就是侦探行当里通行的规则———打擦边球。目前,私人调查行业还没有得到国家的正式承认,因为法律地位不明确,工作起来有点理不直气不壮。  山东鲁绪律师事务所的范敏律师认为,私家侦探合法性问题,主要体现在其调查是否侵犯他人权利或单位商业秘密等,在不侵犯相关权利的前提下,私家侦探完全能健康规范化发展。172   有些药品属于公费药品,有些药品属于自费药品,  医疗费损失是否区分公费与自费?             答:我国现行的医疗制度,存在公费药与自费药的区别。但这种区分的目的主要是针对社会保障而言,对于公费部分患者可以按照所属群体的医疗保障政策进行报销,对于自费部分患者不能通过社会保障报销。在人身损害赔偿中,一般不宜区分公费与自费:一是公费医疗的标准都较低,不能照顾到救治不同的个体需要的不同的药品和检查项目。二是人身损害赔偿的目的是赔偿受害人因侵权行为所遭受的损失,自费部分也是受害人的实际损失,显然应该算在赔偿范围之内。

作者:广州私家侦探|私人侦探调查公司|广州婚姻调查|婚外情调查公司http://gz.jiedun007.com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