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私家侦探公司 > 行业新闻 > 武汉壹周:私家侦探 游走法律边缘的窥视者

武汉壹周:私家侦探 游走法律边缘的窥视者

来源: 广州私家侦探公司 发布日期:2017-10-02 21:44
在百度上搜索“私家侦探”四个字,可以找到相关网页6,730,000个,下面的注明要么是“要账公司、清欠公司”,要么是“提供婚外情调查、民事调查、商业调查”,可随意点开一个网页,名字都变成了某某商务咨询公司。这就是借“壳”。  根据不完全统计,武汉现有类似借“壳”生存的私家侦探社约30家左右,主要从事寻人服务、婚姻调查、子女行为监护、债务追讨、行踪调查、信用调查、知识产权调查,以及打假维权、经济情报调查等业务。  在中国,私家侦探是法律所不允许的。1993年,公安部发布《关于禁止开设“私人侦探所”性质的民间机构的通知》,明确禁止开办“私家侦探”性质的民间调查公司,之后公安部、国家工商总局与国家经贸委联合发文,禁止开办追债公司。2002年底,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调整商标分类注册的范围,新增允许注册类别包括提供私人保镖、侦探公司等安全服务,但仍未允许颁发营业执照。  但我们也必须正视这样一个事实:私家侦探离我们并不远,也许,他们将越来越多地影响着我们的生活。  而大众有关“私家侦探”的概念大多很模糊,有的觉得他们是贴在电线杆上,关于“催讨、找人、捉奸”的小广告,有的觉得他们是隐藏在人群中,身穿着便衣,行踪诡秘、飘忽不定,连警方有时候也要求助于他们的“福尔摩斯”。  那么,在现实生活中,他们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他们擅长什么样的技能?他们的工作有怎样的危险性?他们的工作是否合法?  近日,记者来到武汉德恒商务咨询有限公司,通过与负责人辛幸的交谈,并全程体验私家侦探的工作状态,带你走进这群特殊也普通的神秘人群,听听他们的故事。  实地探访  一群追逐真相的老男孩  这间商务咨询公司地处繁华的武广商圈内的一座写字楼中,办公室明亮宽敞。上午十点,除了负责人辛幸,公司里只有老刘在整理近期客户的资料,他告诉我们,其他的同事都出去跟case了。  “侦探这个称呼听起来有些高调,一般我们都叫自己调查员。”说话时,老刘的眼睛直视着我们,语速平缓。我揶揄老刘的长相太实诚,他说这正是做侦探必须具备的外形条件:身高不突出,一张大众脸,能瞬间淹没在人群中。  对于招聘员工时更看重的条件,负责人辛幸说不会考虑应届毕业生,年轻容易冲动;第二,品德要过硬;第三,还需要高度的服从性。在辛幸看来,退伍军人最符合这些条件。在公司现有的六名侦探中,46岁的老刘年纪最大,其他人的平均年龄在35岁左右。在做侦探之前,老刘做过二手房的销售顾问,也做过健身教练,前一份工作让他对武汉的地形了若指掌,后一份工作让他有强壮的体格以应对各种突发事件。  虽然侦探先生们并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非科班出身,但他们似乎每个人都身怀“绝技”。辛幸的记忆力超群,不管是身份证号码还是车牌号,他都能过目不忘;老刘拥有绝佳的语言天分,需要跨省工作时,他能在最快的时间内学会当地的简单方言;年龄最小的小潘,开车技术一流,在跟踪采访对象时,从未跟丢过。  对于入行的初衷,大家的理由惊人的相似,“男人都有个侦探梦,想要主持正义、寻找真相”。而对于外界定义他们工作为“捉奸”,老刘有些无奈地说,中国本土的高端调查业,早已脱离了查二奶、追债的阶段。但与低端调查业的喜好炒作相反,他们刻意保持着低调。早在两年前,商业调查的业务就已经超过了私人情感调查的业务,为名牌企业打假,是现在公司的主业。  和侦探们聊天中,发现他们似乎都能仅凭委托人提供的一张照片、一个住址和一个电话号码,就把被调查人的信息和行踪掌握得非常清楚,难道他们也有电影《007》中的那些高科技设备?  老刘给我们展示了他们的特殊设备:有摄像头的帽子与眼镜、有录音功能的U盘、装有摄像头的挂钟、能藏在消防栓里的摄像头。辛幸告诉记者,使用可以在夜间拍照的红外照相机、GPS定位器、针孔摄像机来调查取证在业内已经不是什么新闻。这些高科技的设备给调查工作提供了便利,帮助私家侦探们完成了很多“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辛幸也强调,特殊设备要慎用,不然很容易逾越法律界限。  对于私家侦探工作中存在的越界问题,老刘有自己的看法:“作为私家侦探,最重要的是知道哪些事情能做,哪些事情不能做。”辛幸则告诉记者,“我刚入行时,我的师傅教给我的第一条就是坚决不做触犯法律的事。我也是这样要求我手下的调查员。”  跟踪体验  一个月的等待 五分钟的真相  对于记者要求亲身感受一次私家侦探的工作过程,老刘再三强调———“很枯燥、很闷。”一般一个案子大约3到5天完成。“运气好的,一天就能找到证据,比较难办的案子有时一两个月都不止。”  出发前,老刘和小潘准备好了摄影机等专业设备,驾车前往光谷调查一宗婚外情案子。小轿车在一栋写字楼外隔着一段距离停住了,两个人开始静静地等待。这次调查目标是写字楼内一家公司的老板,下班前随时都可能外出,也可能根本不在公司,因此老刘和小潘只能“守株待兔”。秒针一格一格地“爬”过,两个小时过去了,没有任何动静。突然之间,小潘很敏捷地从驾驶位上弹起来,打开车门下车离开了,而老刘则迅速替换到驾驶位上把车启动好,整个过程两人一言不发。  半个多小时后,小潘打电话过来,他已经发现了重要情况———目标先进了一间屋子,十多分钟后和一个女人手牵手出来,去了超市的方向。根据小潘提供的地点,老刘也来到目标进过的那间屋子观察。“你看,外面还晾了小孩的衣服,客户也怀疑她老公在外面和别的女人生了小孩。今天比较顺利,下一步我们就在附近等他们带小孩出来玩,然后用DV录下来。  现在的人越来越有钱,各种纠纷也越来越多,人们往往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处理这些技术性和机会成本、时间成本较高的事。于是私家侦探在城市总能有所作为。  对于小潘来说,做侦探并不是仅有梦想就行,最要命的是寂寞与孤独感。他常常要一个人连续蹲守5天或是在陌生的环境呆上一个月,但真正的兴奋点只有拍到真相的那5分钟。成就感的短暂,孤独感的持续,让这个活跃的男孩不停地在两者之间寻找恰当的平衡感。小潘坦言,他常在半夜惊醒,“工作中接触到太多的负面情绪需要时间来消化。”  “我调查的目的只有一个:最大限度地保护无辜者的利益。”  等待的空隙,老刘给我们介绍了他印象最深刻的一次调查。“那位委托人的丈夫婚外情的情况已经很严重了,经常很长时间不露面,委托人自己都找不到他。接受了委托之后,没想到第二天我就偶然碰到了他,通过分析我大致确定了他居住的小区,经过一段时间的蹲守取证,我掌握了他婚外情的证据。在我提供的证据的帮助下,委托人在协议离婚时多分到了大约100万的财产并取得了孩子的抚养权。”  人物素描  辛幸对爱情的承诺:若离婚,分文不拿  “你真的结婚了?怎么会有姑娘愿意嫁给一个私家侦探呢?她不怕离婚时分不到一分钱的财产吗?”  “你看,作为旁人你都会担心这些问题,那她的父母自然也会担心,所以结婚前,我们去做了财产公证,不管是婚前还是婚后财产,只要离婚,就全部归她。”  印象中的私家侦探带着些潦倒忧郁的气质,类似于电影《C+侦探》中郭富城饰演的那个阿探,是一个赚钱不多,口碑奇差,时常入不敷出,要靠朋友接济的角色。  但看到辛幸时,着实有些惊讶,他皮肤黝黑,五官俊朗;毕业于武汉体院,又因为学习过泰拳,所以体格精壮;从事了八年私家侦探工作,他早已熟知如何与陌生人迅速拉近距离,身上带着天然的亲切感。  在辛幸眼里,他觉得自己更像是电影《东京攻略》中里的任贤齐,思维严谨,身手敏捷。  形象这么好,会不会出现被委托人追求的事情?辛幸笑着说,倒真是有过,“来找我的女性,都是在婚姻中比较失意的,在这个特殊时期,有一个人安慰她们,为她们分析问题,难免会产生一些感情。”处理这样的问题,辛幸的原则便是除了工作之外,私下不见面,不吃饭。  读书时,辛幸就特别喜欢看作家阿加莎的侦探小说,至今他还清楚的记得《东方快车谋杀案》中的每一个情节。大学毕业后,本应该从事体育教育工作的辛幸,因为害怕平淡而重复的工作而放弃了。在对当时武汉的调查市场做了全面了解后,怀揣着一份侦探梦想,他成立了自己的调查公司。  总结了这些年开公司的经验,辛幸说,要开一家调查公司,除了需要钱,超强的承压能力,更重要的便是社会关系,只有拥有丰富人脉关系的人,才能在1993年以来私家侦探所被禁止的情况下,仍能在夹缝中求得比较好的生存。回答问题的过程中,辛幸的思维缜密,没有任何废话,每句都能抓住重点,切中要害。  对于自己的感情,辛幸也曾迷茫过,看多了情感世界的伤害,他担心自己也会和那些男人一样,做出对婚姻不负责的行为。直到碰到现在的妻子,在辛幸眼里,她是一个纯净而睿智的女人,能帮辛幸消化掉内心长久堆积的负面情绪。  结婚前,辛幸与妻子去做了财产公证,将所有财产全部转移到她的名下,并做出书面承诺,如果离婚,所有财产全部归妻子所有。  如果是因为她的原因导致离婚呢?那你不是人财两空?  一向理智的辛幸如此回答:她在我心中是非常好的女人,我不相信她会犯错误。  对于自己工作中可能到触及到的法律问题,辛幸有一番“007”式的理解:“我们认为,我们获取的这些信息,许多是委托我们的客户本来应该知道的,他们通过了解这些信息来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我们确认了这一点后才接受他们的委托。而我们的调查对象,往往是干着违法的事。尽管从法律上看存在灰色手段,但我们的努力确实帮助委托人讨回了合法权益,道德与良心上是有满足感的。”  侦探口中的故事  懦弱与忍让 只会把自己逼入绝境  寻求辛幸帮助的女人家住仙桃,忍耐了10年,她终于想主动理清一下她与丈夫的问题。而她第一个需要辛幸帮她调查的,竟然是她的丈夫人在何处。  相比其他寻求帮助的顾客,她能提供给辛幸的资料格外的少。对于她的丈夫,她只知道,在武汉做生意,开着一辆本田的车,手机号以及过年时会回仙桃,呆上短短的5天。而且在丈夫离开仙桃的10年里,没有给过她一分钱,来养育他们共同的女儿。  辛幸首先要搜寻的资料便是她老公在武汉的地址,趁着男人回仙桃的机会,便想一路跟踪他回到武汉,但蹲守了4天,男人一直没有表示出回武汉的意图。在第五天的凌晨4点,男人突然开车返回,让辛幸来不及跟踪,计划落空。  回到武汉后根据一些线索,调查到男人住在武汉市中心一所高档的楼盘里。辛幸便带着一个助手,用一辆车,一架红外线望远镜,一台数码相机,开始蹲守。过程中大多看到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一个外地女子以及一个小女孩共同生活,男人在外忙完工作后会回到这里。  辛幸收集了照片与资料,便交给了女人,也完成了本次婚外情的取证。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女人一眼就认出了照片中那个上了年纪的女人,竟然是她的婆婆,他丈夫的母亲,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让她几近崩溃。  在辛幸的调查中显示,照片中的女人与男人以夫妻的名义,在这个小区生活了数年,周围的邻居也都认为他们是夫妻。辛幸靠着多年侦探的经验告诉她,这可能不是单纯的婚外情,更可能是重婚。也许是绝望让她变得坚强,在辛幸的帮助下,女人报了警。在警方的调查下,证实男人确实与那个外地女人在深圳领了结婚证,并有了女儿。女人用法律的武器保护她最后一点权益,获得了男人在武汉的房产,以及150万元。  是什么能让女人不但遭到丈夫的背叛,更让名义上的婆婆也瞒着她去照顾另一个“媳妇”?也许就是懦弱与忍让。其实在男人去武汉的前几年,还是有象征性的给过女人一点养家的钱,但自从有了另外一个家,也就不愿多一个负担,让男人窃喜是,女人也并没有跟他开口要。懦弱与忍让,没有赢得怜悯,得到的是男人的得寸进尺,10年来不闻不问。即使最后残酷的真相摆在眼前,女人也再一次让步,150万的赔偿只收了70万,剩下的说是在男人被放出来后再给,但真的还会出现这80万么,只靠懦弱与忍让,恐怕等到的只能是一场空。  被宠坏的孩子 把爱视为利益  带有目的的婚姻总是容易产生问题,在辛幸办公室的这个需求帮助的女人,又是一个无情男人的牺牲品。听女人的言辞,辛幸很快发现,他们之间感情不深,男人作为一个东北人在武汉工作,当时追求她的原因,只是看上了在女人名下有套武汉的房子,结婚没有房贷的压力。  婚后男人在随州从事IT工作,两人就开始了两地分居的生活。女人都是敏感的,找到辛幸让他帮忙调查男人是否存在婚外情。  辛幸便前往随州搜集资料,跟踪后发现,男人经常往返随州与宜昌。而后小三浮出水面,居然是个年龄不小的某国企副处长,43岁的女人,已经可以当男人的母亲了。为了拍到确实的照片,辛幸把圣诞节作为一个突破口,在这个情人幽会的最好日子,肯定能拍到两人在一起的照片。果然,当天晚上9点,男人便从随州赶到宜昌,在副处长家呆了一晚,第二天两人还如同情侣般逛街、买菜。  辛幸把调查到的资料与照片给了女人,本来以为自己的丈夫是被哪个狐狸精迷住了,但看到形容老态的小三,女人很是挫败。但考虑到幼子,女人还是想挽救婚姻。辛幸便建议她,在元旦跟丈夫深谈一下。  这场谈判却是另一个噩梦的开始。面对偷情的证据,男人不但没有悔改,更是对女人大打出手。承受着无情的拳头,女人突然看清了这个最熟悉的陌生人,决定离婚。即使是这样,男人在离婚时还想平分房产。先不说那套女人名下的房子是她的婚前财产,就是男人婚外情的确凿证据就足够让男人处于劣势。但丧心病狂的男人竟然把孩子私自带到了东北,企图用幼子威胁女人把房子给他。女人又找到了辛幸,经过一番斗智斗勇终于把孩子从东北带了回来。  经过了背叛、家庭暴力、甚至是拿亲生的孩子作要挟,女人对这个世界充满了不信任。辛幸也在从业这么多年来,看到了这样一个极品“渣男”。  当时辛幸帮助女人到宜昌找到小三。那个处在高位的副处长,云淡风轻的对女人说,“是你男人主动追求的我,从一开始我们就是各取所需,我也从没想过和他结婚,你大可放心。”男人结婚是为了房子;为了争取到业务,跟一个能做他母亲的女人搞外遇,轻易地把感情作为交易的筹码。男人是从东北农村出来的孩子,家中有三个姐姐,即使是被罚钱也生出了这个宝贝儿子。全家的溺爱让男人变得自私自利,在生活压力的冲击下,一个被宠坏的孩子,把爱视为利益,最后只能害人害己。  5%的悲情男人  来辛幸这调查婚外情的大多是女性,但也不乏有男性。虽然只占总案例的5%,但就是这5%的男人,他们却代表了男人们在遭遇妻子红杏出墙时错综复杂的心态。当女人被婚外情时,各有各的心酸,而男人被婚外情时,悲催都是一样的。  5%的男人来向辛幸咨询时,通常都是吞吞吐吐、遮遮掩掩,这样辛幸很难做出准确的判断。这时辛幸会拍着他们的肩膀说,现在这样的情况很多,不是只有兄弟你一个人遇到,让他们在心理层面能够稍微接受一些。  通常女人被婚外情,她们多数会选择离婚,但5%的男人绝对不会离婚。不但不离,还会用尽一切办法让妻子回心转意。不离婚是怕闹大了丢不起人,抢回来是源于男人的战斗性。但破镜毕竟不会重圆,有过裂痕的婚姻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风平浪静。  辛幸就曾遇到过这样的例子,帮男人查到了他妻子与初恋情人之间的暧昧。最后妻子承认了这次外遇,经不住男人的哀求,回到了男人的身边。可男人每每躺在床上,便会胡思乱想妻子和其他男人之间的事。自己想象不出来,就会不厌其烦地问妻子。妻子不告诉他,他会不依不饶;妻子告诉他,他更觉得颜面无光。每天都在纠结中自我折磨,夫妻之间的矛盾也越积越多。  男人对另一半的情感变化通常不是很敏感,经常处于相当被动的地位。多数是已经遭遇到了变故,才意识到婚外情已经发生到他头上了。辛幸曾接受过一个委托,是帮男人寻找失踪的妻子。那是个贩卖水果的老板,家里有好几片西瓜地,家境十分富裕。男人是典型的农村汉子,又矮又黑,他的妻子却是个白白净净的女子。妻子失踪的前两天,男人都还以为是到外面打麻将去了。可5、6天都没见到妻子,问孩子也说好久没见到了,才发现妻子不见了,同时消失的还有存折里的15万元钱。  辛幸通过线索,在厦门找到了男人的妻子,发现她原来是与西瓜地里的搬运工携款私奔的。放弃一个腰缠万贯的老板,去和一个仅是身体强壮的搬运工在一起。如果他们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分钱,我们可以当他们是真爱,可卷走丈夫的15万和人私奔,只能说是背信弃义。  这5%的男人通常伤得最深,事业不顺可以东山再起,可被带绿帽子,就真的会在感情上一蹶不振。不论是5%的男人,还是95%的女人,他们都是婚外情的受害者。从前通奸进的是猪笼,而现在人们会用看热闹的语气评论着,周遭的朋友冒出个小三、二奶,也并不会大惊小怪。婚外情的泛滥,道德的沦陷,急待改变,别再让5%的男人在夜里默默与二手烟为伴。(《武汉壹周》2012年第28期《壹周头条》)207   如果出租车司机甲既因侵权行为遭受人身损害,同时  其出租车也因侵权行为受损,其是否可以同时请求侵  权行为人赔偿其误工费和出租车受损的间接损失?------------ 私家侦探解答:出租车司机甲因侵权行为既遭受了人身损害同时又遭受了财产损害,这时人身损害和财产损害都有直接损失和间接损失。人身损害的直接损失是甲的医疗费、交通费等。财产损害的直接损失是出租车的损毁。这两个直接损失之间没有重合,可以同时请求侵权行为人予以赔偿。甲遭受人身损害的间接损失是无法正常参与运营,每天的收入受损,而其财产损失是出租车被送去修理无法运营,无法发挥其增值效益。这两个间接损失是重合的,即前者的损失同后者的损失是一致的。所以,原则上受害人甲只能在请求侵权行为人赔偿其人身损害的间接损失与财产损害的间接损失之间择一而定,不能同时请求其对两个间接损失都予以赔偿。208   怎样计算其他财产利益的损失?------------ 私家侦探解答:在其他财产利益的损失中大部分是属于预期利益受损的间接损失。对这种间接损失的计算,一般有两种方法:一是计算被侵权人在被侵权期间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比如,侵害债权,使债权人丧失的是依照其债权本可预期得到的收益。对于预期利益损失的计算,一般是在确定预期利益的具体数额的基础上,减去已得利益的数额。比如,甲与乙签订一份买卖苹果的合同,因为侵权行为人故意侵害,使得交易没有成功,因放置时间过长,且错过了最佳上市时间,苹果最终只能以原合同价格的三分之一销售掉。三分之二的总价差额就是预期利益损失。再比如,对于侵犯专利权而言,权利人因侵权行为而受到的损失数额可以用侵权行为发生之前同等时间段内受害人生产、经营的产品总量减去侵权期间受害人实际生产经营总量的差额乘以单位产品或服务的利润。二是计算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比如,对于商标专用权人来说,侵权行为人未经权利人同意冒用其商标,扰乱了商标专用权人的销售市场,但是很难精确地计算出商标专用权人到底在这一侵权过程中发生了多少预期利益的损失。但是,侵权行为人因冒用他人商标而获得的收益却是可以确定的。因为侵权人实施侵权行为所获得的利益,本身就是非法利益,可以将其视为受害人所遭受的损失。侵权行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不能简单地认为是其生产的侵权产品的销售总价额,而应该是其生产、经营侵权产品获得的总的利润额。也就是说,侵权行为人获得的非法利益可以用侵权人在侵权期间生产、经营的总量乘以侵权的单位产品或服务的价格与侵权的单位产品或服务的成本之间的差额。第二十条  【侵害人身权益造成财产损失的赔偿】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财产损失的,按照被侵权人因此受到的损失赔偿;被侵权人的损失难以确定,侵权人因此获得利益的,按照其获得的利益赔偿;侵权人因此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被侵权人和侵权人就赔偿数额协商不一致,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由人民法院根据实际情况确定赔偿数额。

作者:广州私家侦探|私人侦探调查公司|广州婚姻调查|婚外情调查公司http://gz.jiedun007.com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