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私家侦探公司 > 行业新闻 > “私家侦探”背后的个人信息输送链

“私家侦探”背后的个人信息输送链

来源: 广州私家侦探公司 发布日期:2017-10-09 19:29
在私家侦探背后,隐藏着一批故意泄露公民个人信息的人,在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等拥有丰富公民个人信息资源的机构内部,存在着部分工作人员出卖公民信息的行为。  用百度搜索“私家侦探公司”,可以检索到385万个结果。由于有旺盛的市场需求,私家侦探公司数量不断增长。但目前,我国还没有一部法律明确禁止或是允许私家侦探的存在,因此大量的私家侦探公司多披着“咨询公司”的外衣,游弋于法律的边缘。  近年来,私家侦探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成为一类具有典型意义的新型犯罪。自2011年12月至2012年12月,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检察院先后起诉了3件此类案件,涉案人员6人。记者通过采访了解到,这三起案件中,一方面可以发现私家侦探这一行业存在着违法几率高、有效监管难等问题;另一方面则暴露出在私家侦探背后,隐藏着一批故意泄露公民信息的人,在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等拥有丰富公民个人信息资源的机构内部,存在着部分工作人员出卖公民信息的行为。  私家侦探网上开展业务  开设商务信息调查事务所,私自购买公民手机定位、航班查询记录、银行资金流动情况等个人信息,再倒卖给需要的客户,并从中牟利。1月4日,经鹿城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王陈因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被法院判处拘役五个月。  王陈在温州市区经营着一家商务信息调查事务所。他主要通过网络或电话联系业务,当有买家提出需要某类信息时,王陈就通过QQ跟自己的“上线”联系,获取此类信息。王陈为买家提供的信息主要有三类:一是公民个人信息,包括身份证照片、姓名、家庭住址、身份证号码,及其家庭成员的各种信息;二是个人入住旅馆、航班登记等情况,包括入住旅馆名称、入住时间和离店时间、航班信息,甚至可以实时监控;三是手机、银行卡信息,包括手机定位、通话记录及费用、银行卡资金流水等情况。  公安机关查明,自2010年底至案发,王陈共从“上线”处购买他人手机定位、航班查询、银行资金流动情况等个人信息共计123条。据王陈交代,近三年来,他从“上线”购买的信息大多是100元一条,而卖出时有时可以卖到1000元左右,他以这种方式共获利约10万元。  电信公司临时工泄露信息  利用在电信公司工作的职务便利,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将其出售给他人以获利。2012年8月22日,经鹿城区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以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陈彦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违法所得6.38万元予以没收。  2004年至2011年,陈彦在中国电信温州分公司上班,主要负责客服中心的电脑维修、系统维护和网络维护,属于公司的临时工,但从进入公司起,陈彦就拥有电信内部全业务平台系统的用户名和密码。通过这个平台,陈彦可以查询到公民的个人信息,包括住宿、航班、身份证等信息。  2008年的一天,陈彦上网聊天的时候,在一个以电信员工为主要成员的QQ群里认识了一个网名为“新369”的人。“新369”自称是江西电信局的员工,要陈彦帮忙查一个温州当地的户籍信息。陈彦觉得对方是同行,就爽快地答应了。根据“新369”发过来的电话号码,陈彦通过电信公司内部的查询系统,查出该号码的机主户籍信息,并发给了对方。  过了几天,“新369”又在QQ上联系陈彦,让他帮忙查询一个温州电话号码的机主姓名、住址等户籍信息,陈彦再次查询到相关信息并发给对方。这次,“新369”给陈彦的QQ号码充了2个月的会员费。  后来,“新369”向陈彦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声称自己有个亲戚在开私人侦探社,如果陈彦能帮忙查询需要的个人信息,他会按照每条30元的价格给予报酬。陈彦答应了。  达成合作协议后,“新369”不定期地将一些温州本地的电话号码或一些身份证号码发给陈彦,陈彦就根据这些帮对方查询相关信息,再通过QQ将此类信息反馈给“新369”。“新369”以每条信息30元的价格将钱打到陈彦的银行卡内。  从2008年12月到2012年4月,陈彦将获取的约2129条信息以每条30元的价格出售给“新369”,非法获利共计6.38万元。  协警将信息卖给私家侦探  经不住利益的诱惑,两名协警从公安内网上下载各类公民信息出售给他人。2012年2月16日,法院以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罪分别判处协警黄冷峰、胡慧州有期徒刑各一年,各并处罚金2000元。这是鹿城区检察院起诉的首例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犯罪案件。从黄冷峰、胡慧州处购买信息再出售给他人的私家侦探徐来风、谢小平因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和十一个月,分别并处罚金2000元和1000元。  黄冷峰和胡慧州都是公安局聘用的协警。2010年2月的一天,黄冷峰用手机上网,看到某网站上有个广告,内容是收购公安内网上的有关信息。他心头不禁一动,马上加了对方的QQ号,和网名为“浙江圣澳”的人取得了联系,并告诉对方自己能提供一些公民的家庭住址、车辆和住宿等方面的信息。  几天之后,“浙江圣澳”发给黄冷峰一个身份证号码,让他查一下此人的户籍地。黄冷峰就偷偷用派出所值班室的公用电脑查到了相关信息,然后发送给“浙江圣澳”。第一笔生意成功之后,黄冷峰不断拓展“业务”,把信息分别出售给网名为“浙江圣澳”、“晶晶联盟”、“志民”等买主。户籍地查询一次收费20到30元,住宿信息查询一次是50元。  当黄冷峰不在派出所值班的时候,他就把需要查询的情况用短信或QQ发给值班协警胡慧州,胡慧州偷偷查到信息后再反馈给黄冷峰。黄冷峰把这些信息卖出后会给胡慧州相应的费用,自己从中也获利。  2010年2月至2011年4月,黄冷峰和胡慧州利用当协警的便利条件,非法查询、下载、出售了大量公民个人信息,公安机关从黄冷峰、胡慧州的U盘内分别查获公民个人信息1978条和4133条。  私家侦探的六本成交记录  私家侦探徐来风是黄冷峰的买家之一,他先从网上找到买家,获悉所需调查的内容,然后向“上线”黄冷峰等人购买,再倒手转卖,自己从中赚取差价。为了避免引起警方怀疑,徐来风用外甥的身份证办了银行卡进行资金结算。  警方从徐来风处起获了六本笔记本,其中三本是“下线”买家账本,两本是“上线”卖家账本,还有一本是银行账目。在“下线”账本里,徐来风详细记录了买家某年某月所要调查的某类信息,以及收费情况。从中可以发现,买家来自不同地区,包括杭州、宁波、台州等地,所要调查的信息也是五花八门,从户籍、汽车上牌、宾馆住宿到航班、银行账单、手机通话详单等样样俱全。  徐来风的笔记本里有个网名叫“高科技软件”的买家谢小平,与他相关的交易记录占了很大的比例。警方从谢小平的住所里搜出了摄像车钥匙、摄像钢笔、摄像手表、透视墨镜、定位器等物品。谢小平被公安机关抓获后,始终不承认自己有向他人购买户籍、车辆等信息的行为。但法院根据徐来风的账本和供述,以及谢小平的QQ聊天记录、电子邮件以及银行账单等证据,以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对谢小平定罪量刑。  检察官说法:  据办案检察官介绍,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工作人员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的,应定为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罪;不以金钱为对价提供的,定为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罪;其他主体窃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定为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  从这几个典型案例可以发现,出售、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类犯罪呈现出几个特点:一是拥有大量公民个人信息资源的国家机关和行业成为犯罪分子觊觎的目标。二是国家机关和相关行业中的个别临时聘用人员成为出售、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的高危群体。三是特定买方市场催生交易,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类犯罪呈现多方参与、多次倒手、病毒式传播的链条特征。四是互不相识型的网络传递、银行转账等犯罪手段,增加了犯罪的隐蔽性和侦查、取证的难度。217   法人可否要求精神损害赔偿?------------ 私家侦探解答:本法对法人是否享有精神损害赔偿请求权并没有明确。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十条第四款规定“公民、法人因名誉权受到侵害要求赔偿的,侵权人应赔偿侵权行为造成的经济损失;公民一并提出精神损害赔偿要求的,人民法院可根据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权行为的具体情节、给受害人造成精神损害的后果等情况酌定。”这一司法解释区分了侵害名誉权等人格权可以造成经济损失和精神痛苦两种不同的损害。有学者据此认为,前者比如人格权受损害后荣誉、名誉受损引发的经济减损,后者比如因财产损害、人身损害而给人精神上带来的损害。① 我们认为,这一司法解释并没有体现出精神损害赔偿的这种区分,实际上是认为,人格权属于人身权利的一种,侵害人格权包含在侵害人身权之中,侵害人格权造成的财产损失属于人身损害的赔偿范围,应遵循等价有偿的原则,损失多少赔偿多少。而受害人提出精神损害赔偿请求的,应根据一定规则予以赔偿。这里的潜在含义是,精神损害赔偿仅指精神痛苦损害。对于精神痛苦损害当然只有自然人才有。法人作为拟定人格不存在精神痛① 杨立新:《侵权法论》,人民法院出版社2005年版,第668页。苦的损害。所以,司法实践中,对于法人提出精神损害赔偿请求的,一般不予支持。第二十三条  【因防止、制止他人民事权益被侵害而使自己受到损害的责任承担】因防止、制止他人民事权益被侵害而使自己受到损害的,由侵权人承担责任。侵权人逃逸或者无力承担责任,被侵权人请求补偿的,受益人应当给予适当补偿。

作者:广州私家侦探|私人侦探调查公司|广州婚姻调查|婚外情调查公司http://gz.jiedun007.com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